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中行建行集中换帅,董事长们背后的故事

田国立,陈四清,中行建行集中换帅

记者从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多个渠道获悉,中行董事长田国立将接任即将退休的建行董事长王洪章一职。中组部今日正式宣布任命,田国立出任建行党委书记,并提名为董事长人选。与此同时,现任中行行长陈四清有望出任中行董事长。

按照惯例,上市银行董事长、行长等高管人士变动,还需经过董事会的相关流程,预计两家国有银行近期将正式对外公告上述人士变动。

王洪章的故事:“掌舵”建行超5年,转型成果收入哈佛案例库

去年63岁的前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到期退休,今年63岁的王洪章也即将辞任。王洪章2011年末接任彼时将调任证监会主席的郭树清,成为建行“掌门人”。当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余波尚未消散,按王洪章的原话,中国经济到了节骨眼,金融行业有着“不可承受之重”,来建行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净利润增速下滑得厉害。

田国立,陈四清,中行建行集中换帅

企业的融资需求正发生变化。“我刚到建行前半年,走访了20多家央企,没有一家提出需要贷款支持,更多的是提出多元化的金融服务需求,所以在2012年我们就开始思考转型的问题。”王洪章称。

说干就干。经过近两年的深入筹划,建行在2014年10月制定出了转型发展规划,正式确定了“综合性银行集团、多功能服务、集约化发展、创新银行、智慧银行”五个转型方向。

对于“综合性银行集团”的定位,王洪章表示,综合性银行集团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银行业自身演进逻辑发展的必然结果,也就是除了给客户提供传统银行业务外,还可以提供包括证券、信托、期货、保险等泛金融领域的服务。目前建行已拥有建信基金、建信租赁、建信信托、建信人寿、建信期货、建银国际等多个子公司,成为金融牌照最全的金融集团之一。

“多功能服务是国际大型银行的基本特征,强调银行具备向客户提供多样化产品和服务的属性。”王洪章称,银行不断丰富投资、融资、交易、支付、托管、理财、投行、信托、租赁、财富管理等各类产品和服务功能,才能为客户提供更优质、高效的服务。

集约化发展强调商业银行以效率最高、成本最低的方式组织内部资源,获得最大的服务和管理效益,据了解,目前建行70%-80%的业务已不在网点办理,而是通过后台中心集中处理;授信审批流程也从过去的42个环节缩减到目前的十多个环节,大大提高了办事效率。

“创新是银行文化的核心内涵和提升竞争力的关键,没有创新就没有出路。”王洪章表示。因此,建行在全国建立了8个创新实验室,集中进行产品和服务的研发创新。不过,王洪章也坦言,建行的创新能力与其他好企业还存在差距,需要继续改进。

在王洪章看来,智慧银行是银行为客户提供快捷、便利、优质服务的更高层次发展模式,代表了银行未来发展方向。“我刚到建行之初就了解了当时建行的两大弱势,一个是IT系统,另一个则是海外业务。”

此后,建行便在这两大领域重点发力,今年建行正式上线了曾耗时六年、投入七八千人力打造的“新一核心代系统”,并建立了全亚洲最大的数据中心;与此同时,近年来建行也加速海外分支机构的网点布局,目前建行海外机构已覆盖29个国家和地区,并担任3家离岸人民币清算行。

经过近三年的实施,建行转型初见成效。在他任职的五年多的时间里,建设银行总资产规模不断突破,从2011年的12万亿,到2016年的20万亿元,资产总额增长近67%。今年7月,建行转型发展成果更是被正式纳入哈佛商学院院全球商界精英培训教学案例库,国内首家正式入选哈佛商学院案例库的银行。

“当时哈佛商学院的教授邀请我去哈佛做演讲,介绍建行成功转型的案例,我还很惊讶,因为那个教授说,他跟踪建行转型已有4年的时间,而且此前哈佛商学院案例库中没有一家大型商业银行的成功转型案例,都是中小银行。”王洪章称。

误打误撞进入金融业,8年纪委书记经历受益匪浅

王洪章是老银行人,从东北财经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央行系统工作,1984年,国家剥离央行的商业银行职能后,成立四大商业银行。当时王洪章便进入工商银行,此后便在工行工作长达12年。1996年4月,王洪章再次回到央行系统,并于2003年至2011年担任央行纪委书记一职。

王洪章表示,正是这8年的央行纪委书记的任职经历对其管理大行受益匪浅。

“银行是与风险打交道的行业,作为银行家,应该恪守审慎原则,把合规放在第一位,这些理念与我做纪委书记的工作性质不谋而合。”王洪章称。

本着合规审慎的原则,建行在过去几年虽然快速扩张海外业务,但至今海外业务未受到境外所在地监管部门的处罚,这也是目前四大国有银行中唯一一家未受海外监管部门处罚的银行。“中国的银行在海外经营一定要小心谨慎,海外业务的利润一年也就几千万美元,万一一下子被罚几个亿美元,十多年都白干了。”王洪章称。

有意思的是,王洪章曾在一个小范围场合透露,自己虽然是老银行人,但当初接触金融也是误打误撞。“大学填报志愿时,我的理想专业是学绝密学,没想到后来被调剂到金融专业。入学报到那天要求填写专业,当时连金融的‘融’字都不会写,不过当时很多人都不会写这个字,就连我们的老师也是教金融之后才会写这字的。”

不过,个人际遇有时就在这阴错阳差之间变得大为不同。“当时因为母亲‘成份’问题,没有去成理想的学校,自己还觉得遗憾;但现在回头看,如果当时去成了,现在最多就是个工会主席,哪可能成为国有大行的董事长。”王洪章说。

巨蟹座的王洪章评价自己欣赏的生活方式是随遇而安,而在被问到期望别人对他有何评价时,王洪章曾表示,“是个认真做事的人,足矣”。在“掌舵”建行五年多的时间里,王洪章带领建行主动谋求转型,并初现成效,这一评价,他配得上。

田国立的故事:回归建行

田国立将出任建行董事长的传闻颇令外界惊讶,此前尚未出现过一家国有大行的董事长去担任另一家国有大行董事长的例子,一般都是“一行三会”的高层调任,如现任农行董事长周慕冰此前担任银监会副主席,或是由行长升任董事长,如现任工行董事长易会满此前为工行行长。

田国立,陈四清,中行建行集中换帅

另外,国有大行董事长有时会升任为“三会”主席,因此,田国立此前还被市场传为保监会主席的热门人选,此番去“执掌”建行颇为意外。

不过,田国立到建行任职算是“回归”,他是老建行人。现年58岁的田国立自1983年从湖北财经学院(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建行,此后的16年间他一直在建行工作,从建行北京地区一家支行起步,一路升至建行行长助理。

田国立此后也一路获得提拔,1999年,田国立进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先后担任副总裁、总裁、董事长,期间完成了信达的商业化转型;2010年-2013年4月,来到中信集团,并在2011年出任中信银行董事长。2013年5月任中行董事长。

在担任中行董事长期间,田国立提出“担当社会责任,做最好的银行”战略目标,并着力推动中行“一带一路金融大动脉”业务发展定位落地。截至目前,中行海外机构已覆盖51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20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央行指定的23个离岸人民币清算行中,有11家由中行担任。

不过,虽然国际业务是中行在四大国有银行中的传统强项,但这一优势正被另外三家国有大行迎头赶追。其中,除建行外,工行海外机构已覆盖42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1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担任7家人民币清算行。农行海外机构已覆盖15个国家和地区,包括4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担任1家离岸人民币清算行。

陈四清的故事:坚守中行

陈四清则是老中行人,他和田国立是校友,都毕业于湖北财经学院,他在1990年便加入中行,并在湖南省分行工作多年,2000年后,先后担任福建省分行行长助理、副行长、总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广东省分行行长。2011年12月起,陈四清兼任中银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中银航空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4年,陈四清陆续出任中国银行党委副书记、中国银行行长、中国银行副董事长;2017年2月,当选为国际商会中国国家委员会(ICC China)银行委员会主席。

一中行内部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陈四清能力出众,他是中行自己培养起来的干部,有过省分行、海外分行的丰富工作经历,精通业务,相信他“掌舵”中行后会带来新气象。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